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朔州文化圈丨安培艳:右玉,右玉

时间:2022-10-07 14:27:11 | 浏览:2519

右玉,右玉七年前,去和林格尔,途经右玉,在杀虎口有过短暂停留。回程,沿着一条湿漉漉的小径,进了苍头河湿地公园。那天,天蓝得清亮,地湿得沁凉,树绿得滴翠。一直想再见苍头河绿地。绿玉右玉是毛乌素沙漠旁边的一块绿玉。但这“绿”,不是沙漠给的,沙漠

右玉,右玉

七年前,去和林格尔,途经右玉,在杀虎口有过短暂停留。回程,沿着一条湿漉漉的小径,进了苍头河湿地公园。那天,天蓝得清亮,地湿得沁凉,树绿得滴翠。一直想再见苍头河绿地。


绿玉

右玉是毛乌素沙漠旁边的一块绿玉。但这“绿”,不是沙漠给的,沙漠是抢夺右玉“绿”的敌人。地处毛乌素沙漠风口的右玉,常年被风沙侵袭,甚至老城墙都被掩埋了。这样的环境,降雨量又极少,右玉人能吃饱穿暖住干净吗?解放后,右玉第一任县委书记张荣怀认为,要想让右玉人活下去,得先让树活下去。栽树!

在干旱中栽,在坡坡梁梁上栽,被风沙吞噬后继续栽,扛上铁锹啃着窝窝头一棵棵栽;干部栽群众栽,妇女栽孩子栽。一任又一任县委书记都把让右玉绿起来当做头等大事来抓,栽树,是他们工作中的常态。

苍头河畔,那几棵需合抱才搂得住的粗壮小叶杨,七十年栉风沐雨,见证了脚下的土地是如何一寸寸绿起来的。

车子在绵延起伏的公路上穿行,这的确是“穿行”,路两旁是望不到边的树,小叶杨,沙棘,柠条,松树……松涛园,是松的世界,落叶松挺拔翠绿,樟子松宁静沉绿,油松锋芒内敛地油油绿着。穿小径步走吧,在松针松塔的清香缭绕中看山听涛想心事。

右玉有句俗语,说在右玉栽一棵树比养一个孩子都难,但右玉人硬是养育了漫山遍野的比孩子还难养的树。

右玉的绿是右玉人心血和智慧凝汇成的一块色泽晶莹内涵饱满的玉。

再到苍头河湿地公园,不知是因为不是当年见到的那一段地方,还是太干旱了,树不再滴翠,树是灰绿色的,有许多沙棘已枯黄。一条绿藻遍布的小小河无声无息,几乎看不到水了。他们说这就是苍头河。植树太多,需水量大,再加上水库截留,到这里,苍头河的生命已微弱。

右玉,在欢快也痛苦地前行着。怎样让“玉”常绿呢?


右卫古镇

大老远就看见,好威风的“镇远”城门。还能在新砖中辨得出部分斑驳厚重的古砖,这些古砖经受过明朝的风雨,还是经历过更久远的时光洗礼呢?这些古砖记得战鼓轰鸣,记得铁骑喧哗,也记得战争中右卫古镇百姓的泪珠吧。

进城门,向南一条街,古风犹存。临街商铺,都是平房,窗向街开,铺板启处,店里情形毕露无遗。卖杂货的,卖麻叶的,卖糖饼的,甚至街边卖水果的,都安安静静的,没有吆喝声,没有讨价还价声,一切都在中午的阳光下安心地躺着。许多的村镇都装了高音喇叭,单曲循环地高声叫卖,这样静谧的小镇已难觅了。

有些店铺有五角星砖雕,也有石雕装饰的,这是解放初,或者更早时候的建筑了吧。院里的树沉沉绿着,窗子已不严实。偶尔有男人女人走出来,也是不紧不慢的步态,看不出是随意散步,还是要去买午饭用的食材。

我们用餐的地方,是一个大院,院里也是一排排平房,矮小的宿舍里有简易的单人床。廊道旁屋墙上的黑板还用多色粉笔写着公告、标语、新闻之类的,字迹虽已不鲜亮了,也还能清晰辨认。院里的树很老了,比树还老的是那口辘轳井,木轴素净地苍老着,麻绳粗粗绕在木轴上。

这里曾是县政府,1972年右玉县城迁新址。哪几任县委书记曾摇动这辘轳,车上一桶桶甘甜的水呢?哪间小屋曾是种树归来的他,又与众人谋划下一步如何栽树的地方呢?

吃过地道的右玉凉粉、盐煎羊肉后,又去吃了一道精神大餐。原以为“艺术粮仓”,是建筑有艺术特点的老粮仓,进去一看,才发现是画廊。油画,版画,水粉画……一幅幅看过去,一页页的右玉风光展现在眼前。有好几年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画家,聚在右玉,描绘右玉春夏的绿,秋天的色彩斑斓,冬天的枯落静穆。

这粮仓,不是一座,是一座挨一座。

右卫古镇,的确够古老了,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赵武灵王在此置善无县,秦汉时是善无县县城所在地,同是又是雁门郡郡治所在地。明洪武二十五年在汉代善无古城遗址上开始修筑右卫古城,历时十七年。

单就明朝十七年的修建,就足以让一座城浸染时光的风华。朝代再更迭,八旗兵曾在这里整军驻守,战歌嘹亮。

而现在,这里是宁静祥和的,艺术气氛浓郁的。我们在“艺术粮仓”的窗棂与红灯笼间,救助了一只腿被灯笼吊绳系住的鸽子。


沧桑杀虎口

历代统治者都不会无视右玉这个风沙弥漫的偏远地方,因为这里是关口,当关扼守,中原可保。看这“杀虎口”的名字,就给人杀气腾腾之感。

在“右玉博物馆”,看到一系列与“虎”有关的地名——杀虎堡,据虎堡,威虎口……右玉是个多虎的地方吗?非也,这“虎”,其实是“胡”。胡,是对北方少数名族的称呼。

到地图上看右玉,右玉地处山西西北边,长城围拢着右玉,越过长城往西,就是内蒙了。绵延的长城,是在防御异族入侵。从春秋到明清,这里一直在防御与进攻之间沧桑着。右玉曾经的荒凉,就不仅是风沙的罪过,也是民族不能相亲的结果吧。

今日杀虎口外长城内,塑着一尊威风凛凛的康熙像。这尊康熙西征铜像是与历史事件有关的,康熙三十五年,清廷再举三路大军西征,康熙帝御驾亲征,杀虎口是西征大军的后勤大营所在地。

康熙平乱后,改“杀胡口”为“杀虎口”,恩准蒙汉通关贸易,晋商籍此起步。杀虎口弹丸之地,于是人烟阜盛,商铺林立,声名远播。

康熙帝的伟大,不在于他亲征平乱,在于他平乱后“蒙汉通关贸易”的决策,让长城的作用不再是阻隔,让长城成为商民眼中一道优美的弧线。杀虎口不再血腥,而是充满各种生存甚至致富的机遇。

对杀虎口,人们也逐渐淡忘了它的“胡”或“虎”,而以简单的地理位置称呼,叫它“西口”。这个“西口”兼具军事、贸易双重功能,这本身已是奇迹,更让人惊叹的是它还情牵千万家,演绎了一曲曲悲欢离合。“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新修杀虎口长城——当然今日修这一段长城是为了供游人观览,发展右玉旅游业——东一百米处,有一座平顺桥,桥口有两块被风雨磨蚀,更被当年无数双欲上马远去的脚磨蚀过的上马石。过桥,上马,西走,再西走……哥哥一路远去,小妹妹泪水涟涟。这“哥”这“妹”,其实是夫妻间的爱称。有多少“哥”一去不再返呀,如果是客死异乡,倒也堪怜堪悲,但如果是他乡再娶,让“妹”情何以堪呀!有谁是“憔悴损”,有谁是“努力加餐饭”?这就是生存的艰辛。向西,进入内蒙,寻找生存的机遇。生存是个首要的问题。

驼铃声声,妹妹留恋的“哥”与晋商一起踩宽了“茶马古道”。

张家的画匠老爷爷,王家的种田老爹爹,都曾有过走口外的经历。今天,我站在杀虎口高高的外长城极目四望,寻找历史的背影。


树多了,水草丰茂了,今天的右玉成了人们向往的宜居之地。从路上望出去,全是树。右玉人把庄稼种在哪?在树林的那一边再那一边吧,右玉的苦荞、小米、各种豆类远销各地。我买了用石磨研制的豌豆糊。在夏日的早晨醒来,冲一杯带着泥土气息的香喷喷的豌豆糊,仿佛就看见了玉一般温润葱绿的右玉了吧。

你走在塔乡的路上,路旁是千里平畴,庄稼正郁郁葱葱地拔节生长。你想,正是右玉站在自然与历史的风口浪尖,替我们挡住了“风沙”,带来了生机。感谢右玉,感动于右玉人艰苦卓绝的奋斗。

右玉,右玉……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安培艳,山西省应县第一中学语文教师



责编:李 珍

来源:朔州作家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资讯

朔州文化圈丨安培艳:右玉,右玉

右玉,右玉七年前,去和林格尔,途经右玉,在杀虎口有过短暂停留。回程,沿着一条湿漉漉的小径,进了苍头河湿地公园。那天,天蓝得清亮,地湿得沁凉,树绿得滴翠。一直想再见苍头河绿地。绿玉右玉是毛乌素沙漠旁边的一块绿玉。但这“绿”,不是沙漠给的,沙漠

山旅朔州,第六站,右玉县——塞上绿洲,金色右玉

一个神奇的地方,整个县都是景区,春像江南,夏似新疆,秋冬又美如坝上!她,是山西唯一用县命名的国家级景区,放眼望其,皆是美景!她,四周环山属黄土丘陵却水草丰茂、富饶美丽、冬夏分明、晨夕各异。她,人口不过10万,却用60年将荒芜之地变成了塞上江

健步走向大美右玉——朔州市支持和推动右玉县高质量发展工作综述

初夏的右玉,绿浪翻滚,山花烂漫,朝气蓬勃的生机在这片大地上恣意流泄——杀虎口文化旅游项目、玉龙马文化生态观光牧场、右卫特色小城镇、长城旅游路……按照全省打造黄河、长城、太行“三大旅游板块”的战略部署和全市“举右玉龙头、走生态之路、打长城品牌

冯云龙当选朔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吴秀玲当选朔州市市长张立新当选朔州市政协主席

冯云龙当选朔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月24日,朔州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冯云龙为朔州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吴秀玲当选朔州市市长  2月24日,朔州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吴秀玲为朔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张立新

大同市云州区新增4例核酸检测初筛阳性人员!朔州市疫情防控办健康提示!朔州市融媒体中心这里是朔州

9月30日下午,云州区在集中隔离点发现4例核酸检测初筛阳性人员,均为28日阳高县确诊病例的密接管控人员,已闭环转运至定点医院救治。流调溯源、核酸检测、隔离转运、风险人员排查等疫情处置工作正有序开展。请广大市民密切关注官方信息,不信谣、不传谣

朔州文化圈丨走进右玉

走 进 右 玉打开中国地图,晋北右玉似一块灵动的绿宝石,镶嵌在毛乌素沙漠的边缘、晋北的黄土高原上,像一块温润的碧玉,更像一幅重彩浓墨的